困擾他33年的心結,被臥牛山街道工作人員成功化解
分享到:
來源:合晚巢湖晨刊   發布時間:2020-11-26
“街道工作人員不厭其煩地給我解釋并做工作,這個答復,我滿意。”日前,臥牛山街道花園社區居民孟某某多年土地承包補發補償款一事終于畫上圓滿句號。
 
孟某某,原臥牛山街道湖光社區居民,1981年承包村集體土地1.9畝,為支持村集體組織發展,1987年被村集體收回1.9畝土地開辦村辦企業,孟某某收了300元青苗補償款。隨著時間流逝,孟某某覺得當時1.9畝土地只收300元青苗補償款過低。多年來,孟某某到社區、街道反映情況,要求補發土地補償款。但因時間久遠、本人無法提供任何材料等原因,孟某某的訴求沒有得到滿足。直到今年10月份,孟某某再次來到臥牛山街道信訪辦反映情況。
 
臥牛山街道高度重視,隨即組織專人走訪調查多個部門、當事人、經辦人員等。調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后,該街道政法委牽頭組織信訪辦、司法所、自規所、農業站、所涉花園社區、黨代表、居民代表等,就此信訪事項舉行聽證報告會議。
 
會上認真聽取孟某某訴求,各部門給出解釋,因牽涉的是農村集體土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沒有土地征收政策,孟某某反映該土地還未被政府收儲,300元青苗補償款是村集體經濟給予的補償,是村集體平衡村民的政策,屬于村規民約。
 
根據《土地法》,農村集體土地屬于集體,個人只有使用權,國家根據公共利益需要,可以依法對土地實施征收或征用并給予合理補償。1987年,孟某某土地被村集體收回,已征得孟某某同意,也給予300元補償。按當時經濟生活標準,300元補償不算低,合乎當時經濟標準,且整個過程合理合法。現在時隔33年,目前尚無政策支持對村集體收回土地進行再補償,所以對“要求補發土地補償款”訴求不予支持。
 
同時,該街道告訴孟某某,如果個人家庭有任何困難,可以向所在街道(社區)反映,有任何法律方面的問題,街道司法所將給予法律解釋。對于上述補償款一事,該街道處理方法有理有據,多方聽證權威公正,讓孟某某心悅誠服,讓其終于放下心結。
 
來源:合晚巢湖晨刊  通訊員  徐麗麗  劉小玉
?
18禁无遮挡羞羞视频